星期四, 12月 11, 2014

身体机能。

有个医生说:“忘记是个功能,它能把大脑功能简化以致更能专注在当前事儿。”

  我看了不少文章关于这方面的,比如说当人承受大刺激时会疯了,那是大脑担心当事人的身体承受不了而死所作出的反应。我们身体很厉害,它是维护生命多余个人。它可是不管你怎样感受,它只要维护你生命延续。

  忘记和让你疯了就是一种身体功能,别惊讶!还有,情绪也是一种身体功能。我患了甲状腺失常时发觉自己情绪波动激烈,难以制止。后来上网研究后才知道那是激素所影响,那时脾气爆发时就告诉自己那不是我,而是病。接着就发现,我的情绪只是我身体的功能而不是我自己(矛盾吧!)。

  心痛(失恋,失去亲人等)·紧张·发怒·害羞·哀伤·心动等等的情绪都是一种身体保护机制,让你知道你在伤害中或状况中 ,就像割伤了手会痛一样。

  如果你不能有以上各种情况,那表示你病了。。。



ps:我们所谓的自我就只是千亿个脑细胞各自的沟通方式吧了!

 

星期日, 6月 16, 2013

屋子。

有个年轻朋友想要买他第一间屋子投资,跑来问我意见。
现在投资屋子是对的吗?
地产经济是亚洲最热烈的经济活动,亚洲首富们大多都是投资地产而致富的。但地产经济对国家发展好吗?为什么一些欧盟先进国家不鼓励地产经济的发展呢?
地产经济是用国家有限的土地进行投资发展,屋子是人民的必需品(在亚洲)所以适量的发展可以造益人民。但沦为商业投资物品就会造成屋价高涨,成为人民的负担。
而马来西亚的情况,就是国家经济低落所以国阵政府鼓励投资地产。这是政府可以因为卖土地而得到资金,也推高国家GDP的表现。但这种经济活动不是生产性的经济活动,这不能帮助真正的国家经济发展。短期内推高土地和屋子的价格的确是可以解政府财政的燃眉之急,但如果长期推高的话就会造成人民的负担,造就国家财富只集中一小部分人身上。
在国家经济还好时,大家都有工作做,有固定的收入,那屋子高涨还是有人消费。当屋价高到人民需要负重担到30~40年来付还房贷,而较低收入人民不可能买到屋子时,偏偏遇到国家经济不好时,马来西亚就会发生如美国“房贷”的经济灾难了。人民借了500~600千的房贷,偏偏房子只值一元时,社会还不暴动吗?
现在马来西亚房子贵是因为政府卖地贵;发展商要价高,到了人民手时是千高万高了。这完全是政府的责任,不去想办法降低屋价,却还鼓励人民多买屋。
最后我对那年轻朋友说,如果马来西亚经济继续好,人民不失业。那以现在马来西亚政府的短视,屋价还会再高的。重点在你对国家经济的信心够吗?如果相信国家会继续发展的话,就投资吧!我本身是不鼓励的,因为我对国家信心低落。

星期日, 5月 26, 2013

停止吧!螺旋。




  又在重看“Inception”中文译名为“盗梦空间”,我每次重看电影时都有不同的领悟。而这次也不例外。里头有东方对梦的概念也有西方科学的解释,这电影把梦定义为人潜意识的投射,当事人只要经过机械就可把其他人“联梦”起来,也就是说可以邀请别人进入当事人的梦境。当然电影里的当事人不是自愿的让别人进入他的梦,因为这是很危险的行为,别人可以偷探出心理最隐私的秘密。如果侵入者功力高些还可以更改当事人的潜意识,也就更改了当事人行为和想法。他们也稀释人在睡觉时脑功能就可摆脱现实的负担而发挥完整的功能,所以梦里感觉的时间远超现实的时间,就是说你在梦中经历了几个月的时间醒来时发现你才睡了几小时而已,这可以解释我们现实中发梦的事实。而这电影的主体就是通过侵入当事人的梦企图更改当事人想法的一个过程。

第一次看这电影时的震撼很大,既有庄子的“周庄梦蝶”的意境,也有东西方对天堂和地狱的概念,天堂享福三年但对人间才几日,相对的在地狱受苦几年也才是人间几日而已。而这电影隐约带出所谓天堂或地狱只在当事人一念而已,人在频临死亡到真正死亡时将有几分钟的时间,那是进入最深的潜意识中的几十年。如果他是心平气和而没罪恶感的,那就他在天堂几十年;相反的那就在地狱几十年了。

人在梦中很难分得出到底在梦中呢还是在现实中,所以电影里的盗梦者就设计他们心理最认同的物理现象,其中一个盗梦者设计了一个骰子,他在那骰子作了手脚,每一次丢都只会出现固定的数字,如果出现不同的数字那就代表他在梦中了。而戏里主角就设计了一个螺旋,旋转它就可分别出现实或梦中了,只要那螺旋转后会自然停下那就代表是在现实,如果它违反了物理现象而不会停止旋转那就是在梦境了。

当然,还有“情”。男主角和太太在之前为了试验而进入深层的潜意识呆了五十年,因为在梦中可以随心所欲,他太太不想回到现实了。男主角不想这样但屡劝不听,没办法下改了他太太的潜意识让她对这世界存有怀疑。成功的让他们俩回到了现实,但他太太却对这现实世界也是存有怀疑,认为梦中的世界才是真实的,结果自杀了。。。男主角被误会是他杀了他太太而逃离了国家,临走前也没时间看看他的儿女,在他国时很想念儿女但却无可奈何。

他很爱他太太但也很内疚改了她潜意识,所以在自己的深层意识中建立和他太太的空间,也建立了他太太的形象。那他可以在梦中继续相爱。这很感人,男主角心里戏发挥得入木三分,面上的纠结真让看者感动。他是彻底摆脱了偶像而迈入实力的演出,我真敬佩万分。

这次重看,主要看男主角的遭遇。他放不下他太太而让入侵过程陷入危险,到了必须放下往前走时痛苦万分的向他虚构的太太说明一切,这是戏中要点。有时必须放下缅怀才能继续前进,就算多么不舍也要放下,接纳真实才能面对现实

戏的最后是当男主角完成任务回家见到儿女时,那螺旋是停下还是不停的转动?是在梦境还是现实?我充分的希望那螺旋能停下。毕竟,梦中的幸福比不上现实的幸福。但,梦中的幸福是否好过现实的不幸呢?这, 我也说不出了。

星期二, 3月 05, 2013

一个粗浅的爱好。。电影配乐

  
  小时候酷爱看电影,居住的地方有两间大型戏院,但家里经济不济而不得面对现实远离电影院。直到出来社会工作了才有能力买票看戏,但过去错过的电影一直没机会补偿。直到翻版”VCD出现。

  价廉物美,那时是马币10元一部电影(正版的可要马币30以上)。经朋友介绍而认识了在八打灵SS2摆档卖VCD很有品味的老板,他也兼卖CD。他档口摆卖的VCD都是些冷门和难以在别的地方买到的,比如 Lawrence of Arabia,十诫,deer hunter,罗生门,七武士等这些少人卖的VCD,当然也是有STAR WARSALIEN 宫崎骏的风之谷等的热门戏。最厉害的是那老板不管冷门或热门的戏都有他一套的评语,不是那种为了生意而乱说的。他是看过和经过理解的,每每听他娓娓道来,这些戏的味道就有不同的味道。和他熟络之后,他就介绍我买些电影配乐,他说看了电影再来听电影里的配乐,别有一番滋味。。试了他方法,可真的另有滋味!

  电影配乐不是很多都有接触的一种音乐,简单的说电影配乐就是配合电影剧情的需要而产生的。如果配乐师功力高,往往把电影提高几个层次。但这必须是影片导演能够与配乐师有足够好的默契,其中经典代表的是宫崎骏导演电影的配乐大师久石让,George Lucas导演的配乐大师John william等。一个特殊的例子就是喜多郎,他是透过NHK纪录片(丝绸之路)的配乐一炮而红,他是付出很多努力,跟随摄影队深入中国西边沙漠,接触了楼兰和敦煌古迹而写下的配乐,与纪录片的文明失落苍凉背景丝丝相扣。他的配乐让本来深坑沉闷的纪录片变成了一部经典。

  我们在看电影时,一些配乐往往只呈现几秒,但当从电影配乐CD里,它可是完整的一曲。所以电影配乐CD里的音乐往往还常过电影的呈现时间。比如虎藏龙的配乐,很多时在戏里只是一小段,但他配乐里可是完整的,在里头也可听出配乐者对电影理解和用心。在章子怡茶楼与江湖人物对打时的配乐可真一绝,鼓;笛之间的交替演绎把整段戏情捉摸得入木三分。他就是谭盾。

  有时电影配乐不必很复杂就能完全带出电影的需要,比如 The THING,简单而有节奏就能把戏里的恐惧;紧张;神秘都加付与观众。甚至有些功力高的电影大师,在电影高潮时完全静音,但却带出极大的震撼力!但,也有些配乐太好了反而让人模糊了电影本身比如不夜城;伤城等。

  近期个人比较喜欢的配乐是Real Steel。尤其是当男主角专注投入操控机器人而打倒对方时,那钢琴声来得真是神来之笔,凝聚了他孩子的欢愉理解和女友的感动,带出了整部电影的主题,无比伦比!

还有很多精彩的电影配乐,但夜深了,我也该住笔了。晚安

星期日, 5月 06, 2012

有感现今的政治状态,面子书一问一回。

提:发现社会有仇富的心态。想下。。这也难怪,现在社会贫富太悬殊了。自由的资本主义这无形的手必须施加掌控方向才能造福于百姓,才不会造成贫富悬殊。但,如果施加掌控方向的政府有了私心。。。那就糟了。

问:大陆的贫富差距政治风气生活气息 与 大马是完全不同的两码子事。。。请问您这指的全世界问题,还是单一国家问题?

回:我这是指马来西亚。中国的更加严重,在中国的有钱人很大部分都是炒地产起家的,还有那些“煤”老板。他们政府看到中国人太重欲和炫富了,贪官也一攞攞的,温家宝有在人大上讲要打击这些趁他还没下台之前。而中国现在也早已打击地产炒风,因为这些地产风是没有帮助普罗百姓只肥了地产商而已,是不健康的也没生产性的经济方向。而我们马来西亚呢,不是没看到问题,但就是放不下那肥猪肉,私人贷款过高会造成国家经济崩溃。普罗百姓都买不起一间家,别忘了马来西亚有很大的土地,人口密度也不高,就是为何屋子这么贵!?政府必须负上很大的责任,没有管好经济不止却也从中得个人利益。

问: 土著买屋回扣、马来保留地、保护土著政策。。。这些都是根本问题。。让他们再插手,我们(长人)就等着吃草了。

回: 其实,一个国家的百姓再穷再辛苦也无所谓,只要看到希望就会觉得再拼就会成功。中国经济还有绝大的空间,顶层的领导还是很亲民的,中国历史的教训教导了领导者民不聊生百姓就会推翻政府,政府无能就会被强国欺辱,近代史上记载了这一切。而这里的领导呢?好像都没读世界史的。只会一直误导民众,一直试图用种族政策来分离各族群。恐吓和威胁的手段从来没少用过,让我们觉得政府才是最大的分离主义而不是把各族群融合的。提醒你,在马来西亚里,“只有”我们(长人)和印度同胞不是土著,其他的都是。在世界国家认同里,本来应该被保护的是少数的一群,但在这里反而是保护多数的。倒不如说我们和印度同胞在这里是“二等公民”来得恰当。再说,这里的希望是什么?难道真的要期待2020先进国吗?!可笑。

星期一, 4月 16, 2012

手痒三国

看了很多借古喻今的文章,想也来写个“三国”的。
为何有这念头呢?想想该是最近看了旧版”三国演义”吧!戏里的角色分明,性格突出。想想如果把刘关张放在现代又如何?孔明的智慧放在复杂的现代又会怎样?曹操的奸诈放来现在会不会适应?小小的一支手枪可以放倒武功高手的时代,马超,黄盖,赵云又会如何?好玩好玩!
想想自己也有很多对社会政治人文道德教育的不明不满不爽,想借过这些历史或虚构的人物发泄和发问。。。。自己的文字不好,叙述不清楚,段落不明确。。又把念头搁下了。。唉。

星期日, 4月 01, 2012

小人

近来遇到的小人特多,而我遇到的小人的特征是:
01)双面性格,表面对你好,转过背就说你是非。
02)负面性格,对着大家说得非常好听,背里却什么事都认为不能做。
03)不能接受批评,死都要找藉口。
04)漫天撒谎,添油添醋,黑白颠倒。
05)自认能力高。“不是我不要做,只是不想做而已。”
06)拿了岗位却不做,别人问起就随意的瞎说,时间到了就随意的做。
07)拍照时抢着前头,工作时不见人影。
08)很在意别人给他的意见。
09)堵着有才干有能力的人。为难人。
10)一些不尊重场合,一些过于尊重场合。
11)皮笑肉不笑。
12)不信任别人。
13)性格幼稚,但强烈的不承认。
14)很喜欢搞小组织,也强烈的保护之,就算是组织里的人犯了大错。
15)表面上镀金,内里却是堆草。
16)不能配合他人。却要他人来配合。
17)犯了错,也要拉他人一起陪他错,而自己死不认错。
18)兰花指,夹屁股,挺胸部。
19)讲是非时第一句一定是“我只跟你说哦,别跟别人说哦。”然后同样的话对N个人说。
20)男的小人都非常女性化,又是非常不承认,但常说别人是“基”的。

你身边有这类小人吗?破坏力可是非常强烈的。共勉之。

星期五, 1月 13, 2012

我见摄影

时候就对家里的老古董相机很有兴趣,那架机太特别了也太古老了,玩没两下就散了,但留下的印象很深刻。中学时因为自己没能力买就常常向朋友借相机把玩,也没完出什么花样。三年前因为要学素描,需要把场景描下但因为自己的铅笔描太慢了,就打算买个相机把当时的情景拍下再慢慢描画。到了商店就想买个单反镜相机的,那店员解说如果是初学者就建议买个多功能半单反相机来开始。听她说得也是有道理,就买了NIKON COOLPIX P90。主要是有12.1百万像素,24倍光学对焦还有其他等功能。

拿到了相机就开始拍,东拍西也拍,仿佛想把世界都拍下。拍下的东西拿给前辈看,他也还蛮厚道的,不直说难看只说有特色(现在我看了还毛骨悚然)。到那里都拿着相机,人也是很奇怪的,当看到你拿相机总喜欢叫你拍她的,突然很多人喜欢拉我出街拍特写。有一些人看到我突然受欢迎也想要和我一样受欢迎,就巴巴的赶紧买单反相机。过了一阵子,朋友们(男性的)多了几个玩相机的,而且还是买最贵那种。渐渐的,那些要拍特写的就转向他们去了。那也好,难得清静。。可怕的是,后来发现到跟随我买相机的都是些宅男们,原来。。摄影可以让人注意,有机会和女生们相处说话,还可以组队起来请模特儿拍照。(他们到了现在还是如此,可悲啊。)

再注意四周,发现很多人都买了单反相机,书摊都多卖了摄影特刊。再看回自己,发现自己每到一个地方旅游都是用相机看风景而不是我在看,忘了来旅游的目的。只记得用相机拍下,企图想要把一切都分享出来,吃饭也拍,走路也拍。忘了欣赏,感受,体验和放松,只是一直拍呀拍呀,只记得用相机眼看而忘了用心看,舍本逐末。后来领悟了,学会放下相机来看,把四周的风景看透了才拿起相机把想要的拍下,反而觉得摄影进步了。

看了好多朋友的摄影,个人意见都觉得是为了拍而拍,都是在器材和技术上竞争,而忽视了艺术和主题。往往听到,“看!拍得多锐利啊,每根毛孔都看得见”,“哇,看!拍得那瀑布好像棉花布似的。”。而构图的艺术,和主题的设定都没构思。这些就是盲目跟随潮流,见木不见林的后果。

到了现在我还在使用那半单反相机,觉得还没落后,因为对于摄影艺术方面还有很大空间学习,不必在钻器材的牛角。也没忘了当初买相机的初衷,就是要学素描。

总的一句,买了相机后最大的收获就是领悟了放下相机,用心看。

星期二, 12月 20, 2011

我们错过了多少?

这是一则转载的新闻∶
“在华盛顿特区的一个地铁站里,一位男子用一把小提琴演奏了6首巴赫的作品,共演奏了45分钟左右。他前面的地上,放着一顶口子朝上的帽子。显然,这是一位街头卖艺人。
没有人知道,这位在地铁里卖艺的小提琴手,是约夏。贝尔(Joshua Bell),世界上最伟大的音乐家之一。他演奏的是一首世上最复杂的作品,用的是一把价值350万美元的小提琴。
在约夏。贝尔演奏的45分钟里,大约有2000人从这个地铁站经过。
大约3分钟之后,一位显然是有音乐修养的中年男子,他知道演奏者是一位音乐家,放慢了脚步,甚至停了几秒钟听了一下,然后急匆匆地继续赶路了。
大约4分钟之后,约夏。贝尔收到了他的第一块美元。一位女士把这块钱丢到帽子里,她没有停留,继续往前走。
6分钟时,一位小伙子倚靠在墙上倾听他演奏,然后看看手表,就又开始往前走。
10分钟时,一位3岁的小男孩停了下来,但他妈妈使劲拉扯着他匆匆忙忙地离去。小男孩停下来又看了一眼小提琴手,但他妈妈使劲地推他,小男孩只好继续往前走,但不停地回头看。其他几个小孩子也是这样,但他们的父母全都硬拉着自己的孩子快速离开。
到了45分钟时,只有6个人停下来听了一会儿。大约有20人给 了钱就继续以平常的步伐离开。
约夏。贝尔总共收到了32美元。 要知道,两天前,约夏。贝尔在波士顿一家剧院演出,所有门票售罄,而要坐在剧院里聆听他演奏同样的那些乐曲,平均得花200美元。
其实,约夏。贝尔在地铁里的演奏,是《华盛顿邮报》主办的关于感知、品味和人的优先选择的社会实验的一部分。 实验结束后,《华盛顿邮报》提出了几个问题:一、在一个普通的环境下,在一个不适当的时间内,我们能够感知到美吗?二、如果能够感知到的话,我们会停下来欣赏吗?三、我们会在意想不到的情况下认可天才吗?
最后,实验者得出的结论是:当世界上最好的音乐家,用世上最美的乐器来演奏世上最优秀的音乐时,如果我们连停留一会儿倾听都做不到的话,那么,在我们匆匆而过的人生中,我们又错过了多少其他东西呢?”

看了这则新闻,想想我们多久没抬头看天空了?回家的路途中有没有看看黄昏照着树木的情景?有没有看过小孩失手放了气球,而那气球好像得了自由似的在空中飞翔的情况?有没有在雨天,看到小雨滴滴在树叶的景况?最后,有没有注意到每天行走的路途边,都有很多不知名的小花朵在灿烂盛开?如果都没有的话,你真的错过了许多。

星期三, 11月 16, 2011

美,看不见的竞争力——蒋勋演讲录

看了她的演讲稿,很有感受。现在把她一字不漏的贴上来

2011108日,蒋勋在北京剧院演讲

美是回来做自己

《美,看不见的竞争力》我在台湾的企业界讲过很多次。在大学里讲美学,我不太会用到"竞争力"。美可能是一朵花,很难去想象如果我凝视这朵花,跟竞争力有什么关系。

我曾在美索不达米亚发现八千年前的一个雕刻:一个女孩子从地上捡起一朵落花闻。这个季节走过北京,如果地上有一朵落花,很可能一个北京的女孩子,也会把它拣起来闻。如果这是一个美的动作,它不是今天才发生的,八千年前的艺术品里就有。所以我在大学上美学课不谈竞争力,就谈这朵花。

那时,我在台湾中部的东海大学。这个学校有十三个校徽,它的前身是辅仁大学、燕京大学、金陵女大、圣约翰大学……当年美国人用庚子赔款建了十几所教会学校,1949年以后庚子赔款余款撤到台湾,成立一个联合董事会。东海大学就是用这笔钱建起来的。校园很大,整个大度山都是它的校园,校园里到处都是花,每年四月开到满眼缭乱。教室的窗户打开,学生们根本不听我讲课。刚开始我有一点生气,可是我想,要讲美,我所有的语言加起来其实也比不上一朵花。所以我就做了一个决定:"你们既然没办法专心听课,我们就去外面。"他们全体欢呼,坐在花树底下。我问:为什么你觉得花美?有说形状美,有说色彩美,有说花有香味……

把这一切加起来,我们赫然发现:花是一种竞争力。它的美其实是一个计谋,用来招蜂引蝶,其背后其实是延续生命的旺盛愿望。植物学家告诉我,花的美是在上亿年的竞争中形成的,不美的都被淘汰了。为什么白色的花香味通常都特别浓郁,因为它没有色彩去招蜂引蝶,只能靠嗅觉。我们经常赞叹花香花美,""""这些看起来可有可无的字,背后隐藏着生存的艰难。

后来我跟学生做一个实验,我们用布把眼睛蒙起来,用嗅觉判断哪是含笑,哪是百合,哪是栀子,哪是玉兰……这个练习告诉我们,具体描述某一株花""是没有意义的,每种花的香味都不一样,含笑带一点甜香,茉莉的香气淡远……美是什么?另一种物种没法取代才构成美的条件。我问学植物的朋友:如果含笑香味和百合一样会怎样?他说:"那它会被淘汰了,因为它东施效颦,没有找到自己存在的理由。"所以我常常给美下一个定义:美是回来做自己。可是谈何容易。

"东施效颦"是一个很悲哀的成语

东施效颦的故事大家都知道。西施是上古时代很有名的一个大美女,她的故事有点像李安拍的《色,戒》。吴越打仗,越国打败了,越王勾践要复国,可是军事力量不够,谈何容易,所以他就想到了一个现代人类还在用的方法,训练女间谍。这些女间谍其实是在民间找到的。东村姓施的姑娘就叫东施,西村姓施的就叫西施……如果你只训练一个女间谍,万一她失败了,你就没戏唱了,所以要多训练几个。所以那次越王一次送去十几个美女,让她们运用各种能力去蛊惑吴王夫差。结果西施成功了。

我们不知道西施到底有多美,她留下来的记录蛮特殊,她大概有心绞痛的病,一痛起来她就会皱眉、捂住胸口,后来我们特意把这两个动作命名为"""西子捧心"。西施每次一心绞痛,夫差简直会爱怜得魂飞魄散。这个时候最痛苦的人是东施,因为她摆出各种姿势,夫差都不太看她。东施大概会经常怨毒地看着西施想:我到底输她什么?美一旦开始有输赢,有比较,其实是蛮悲哀的事。最后东施得出一个非常危险的结论:她会心绞痛,她会发愁,我不会。

其实东施有可能是一个非常健康的女孩子,也许是跑四百米能得冠军的田径选手,皮肤晒得黑黑的……很多人在电影里故意把东施拍成一个很丑的女孩子,我觉得不对,她如果丑,她不会被国家选出来。可悲哀的是,东施到最后没有办法相信她自己也是美的。所以有一天上朝,她故意模仿西施,那么壮、那么健康的女孩子,一皱眉,一捧心,所有人都快疯了。"东施效颦"是一个很悲哀的成语。

既然伸出去不好看,那就蹲下来

关于美,中国的先贤下过很多定义。

老子在《道德经》里说"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矣"。所有人知道的美已经不是美了。

""上面是一个"",下面是一个"",所以《说文解字》说:羊大为美。我很害怕这种古书,文字太精简,为什么中国人两千年来都说"羊大为美"?牛大不美吗?后来我看到一个日本学者做了一篇论文,他认为"羊大为美"是早期人类味觉感官,吃羊肉时候感觉到的快乐。这个论文争议很大,很多人反对:我们现在讲美是视觉的或者精神性的美,没有人会说自己的女朋友美得像一碗羊肉面。可是这个论文对我很有启发:如果""跟味觉有关,我想到另外一个字""

三口为品,一个口是吃,不饿了,才能"",味蕾感觉到的酸甜苦辣都变成口腔的记忆和审美。""这个字在中国的南北朝被大量运用。钟嵘写《诗品》、谢赫写《画品》,把诗人、画家分为九品。很多诗人写了大量的诗,但是"下下品",陶渊明的诗"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简直像白话,但他把诗的思辨品质拉到了极致,所以是上上品。""是很复杂的审美活动。

现代企业常常讲"品管""品牌",品牌是建立在品位基础上的。

香奈儿纵贯二十世纪到现在,是非常了不起的品牌,她的创始人加布里埃·香奈儿是一个在乡下孤儿院长大,生命力十足的女人。年轻的时候,她曾到巴黎卖帽子,卖得并不好。

1920年之前,法国女人的服装就像印象派画作里那样,胸部很大,腰勒得很细,有的女性去做打断肋骨的手术,为了要17寸的腰。因为腰勒得太紧,气上不来,讲话经常昏倒。这恰恰给某些男性充当保护神的机会。可是工业革命以后,工商业越来越发达,女性的竞争力不输给男性,越来越多的女性做了企业的主管。她常常要召开会议,如果她的腰只有17寸,常常要晕倒,她大概很难树立威信。她很聪明,看到了大势所趋,就把男人的西装做出腰身,加上垫肩,改出最早一件女性套装。从此香奈儿一炮而红,她不止设计了一个服装,也改变了性别差异,她塑造了女性可以承担责任的形象。

大众的风起云涌,社会的流行风潮不是没有原因,背后一定有一个东西在驱动,普通人说不清楚那是什么,少数人却能嗅到其中的趋势。而这些人往往不是左脑很强、永远考第一名的人,而是直觉很厉害的人。这就是"看不见的竞争力"

亚洲在市场经济的战场上跟着西方跑了一百年,很急迫希望我们能赶快追上去。不是在后面追,而是能超越去想。我多么盼望我站在北京的街头,满眼看到不是香奈儿、阿玛尼、宝马、奔驰……而是我们自己的品牌。

那是我梦想中的北京,这里有过齐白石,有过曹雪芹,有过沈从文,这个城市的文化的底蕴是最厚的,他一点都不输给巴黎、纽约。

当年我到北京,沈从文先生刚过世,我很遗憾,但我的反应没有林怀民那么剧烈。他是一下子就在沈先生的灵台下跪下去了,沈夫人很惊讶,她不了解,我们在台湾的时候,沈先生的书是"禁书",我们偷偷在底下传,并且觉得,如果有一天能跟沈从文说:你一直是我的老师,该是一件多么棒的事情!

所以你看,美的力量比什么力量都要大,它可以让你把未曾谋面的人认作老师,禁都禁不住。

大家如果去香山,可能都看到曹雪芹纪念馆。其实那几间房子不是曹雪芹住的,但假的都要造一个。怎么可以没有?他曾经在那边生活过,在一个家族的败落里回忆起自己一生的繁华,讲自己一生什么事也没有做,就是认识了一些了不起的女子,这些女子不应该因为我没出息不传世,所以要为这几个女孩子写一部书……现在不是讲女权主义、女性书写吗?曹雪芹在三百年前就是女性书写,他让我们看到那些女性,从更新的角度看待美。

刚才提到了香奈儿,也提到了阿玛尼。大家可以到北京阿玛尼的旗舰店看一下,它的色调偏黑偏灰,很少有缤纷的颜色。喜欢阿玛尼的人说那是低调的奢华,你要看很久才知道那个料子真好,有隐隐的花纹和亮光。这需要很大的信心。如果是东施,她可能会说:我可不可以学一学别的牌子,来一个红色西装?那阿玛尼就完了。阿玛尼成功的秘诀就是笃定地做自己。

有比它更了不起的。单色系可以很美,其实是宋瓷创造的。宋代之前是唐三彩,之后是元青花、清彩瓷、珐琅瓷,宋朝决定一件瓷器可是只有白色、青色,同样也美轮美奂。台北故宫有一个莲花盆,珍贵得不得了,当年不过是养水仙的花盆。现在全世界有六十几件汝窑,汝窑在世界拍卖市场价格是最高的,全世界的贵族都以拥有一件汝窑器皿为荣耀。国外皇家瓷器厂很长一段时间是以宋元明最好的瓷器为母本,做一点简单的加工,镶镶金边之类的。宋瓷其实是世界瓷器第一品牌,而且是一千年的品牌。

世界上,上千年的品牌不止宋瓷一个。有一次我带台湾宏碁电脑创始人施振荣先生去希腊看阿波罗神殿,那时候施先生心脏刚动过手术,走山路很辛苦。终于到了目的地,他有一点错愕:难道我们走几个小时的山路来看的神殿就是六根柱子?而且还有三根是断的?一般的观光客不太敢这样问,好不容易走上来,赶快拍照又下去了。

我有一点儿要被他问住了,我想了想,回答说:施先生你一路上说,我们要创造自己的品牌,什么叫品牌?如果阿玛尼是品牌,香奈儿是品牌,这个柱子是希腊两千年的品牌。你在台北、莫斯科、纽约、北京,都可以找到这个柱子,全世界不同阵营国家的国会大厦,全部依循希腊柱式。

今天,全世界的孩子学美术,大概都会对着希腊人体雕像画素描;全世界的人,只要去健身房,它的标杆就是希腊的身体。这也是希腊的一大品牌。世界上有很多叫"亚历山大"的健身房,没有叫"孔子健身房"的,如果有人这么叫,它一定没生意。

其实,孔子不见得体弱,他父亲身高超过一米八二,能举起正在下落的城门;他常年在各国讲学,风餐露宿,是典型的背包客。也许我们对古人的概念化想象,把我们原本有的竞争力扼杀掉了。如果我们认定只有希腊的身体是美的身体,我们就会不太知道自己的身体美在哪里。

你知道最早开始思考这个问题的人有多辛苦?

台湾云门舞集的创始人林怀民本来是学现代舞的,但怎么跳,怎么努力,也是学人家,人家还不买账:你为什么要学我们?你腿那么短怎么跳天鹅湖?后来他想:既然腿伸出去不好看,那就气沉丹田,蹲马步。结果他在全世界赢得掌声,因为那是东方的身体,东方的美学。

最微小的努力可能是最大额救赎

中国人有很多美的实践,但无可否认,最早让美成为一门学问的是西方人。"美学"这个词是后来日本人翻译的,翻译产生了很大的问题,仿佛美学就是研究美和丑的学问。然而事实上,美学的拉丁文原意是"感觉学"

也许我们可以闭起眼睛,感觉一下自己的口腔里有多少味觉的记忆,自己的鼻腔里有多少嗅觉的记忆?

我曾把学生带到菜市场,台湾的菜市场收工之后,会打扫得很干净。我拿布蒙住学生的眼睛,让他们猜白天哪一个摊卖什么。结果他们很快就找到了卖鱼、卖葱、卖姜、卖牛羊肉的摊子。

那么,气味到底是什么?它是肉体生命已经不在了,还在空气里流动着的东西。

母亲过世以后,我常常闻到她的味道,我一直觉得是我的幻想,因为我跟她太亲。做了菜市场的实验,我才发现:鼻腔的记忆体是这么灵敏,最爱你的人已经离你而去,她的味道却挥之不去。

几年前,发现鼻腔里记忆腺体的科学家已经得了诺贝尔奖,他发现人能分辨一万多种嗅觉。你能闻出这么多的味道吗?你是否记得春天从北方吹过来的风沙的味道?去香山的时候,你是否闻到过松树的清香和苔藓的潮湿?收割后的田野、大汗淋漓的爱人,是否在你的鼻腔里留下记忆?

年轻的时候,我在巴黎读书,读到第四年突然很想家。在香榭丽舍华丽的街道上,蓦然觉得秋天的荒凉。忽然,我的鼻腔释放了一种味道,让我一下子热泪盈眶。那是台湾夏天七八月间,太阳晒了一整天,晒到土都发烫,忽然来了一阵暴雨,土壤泛起的味道。我才发现乡愁是气味。你想家的时候,想的可能是某种奇怪的小吃,它一下子把你底层所有的东西都唤起。

你的眼睛能看到多少种颜色?科学家说,我们的视网膜能分辨两千多种颜色。大家会不会觉得很奇怪,有那么多吗?红、蓝、紫……你数几个就数不下去。

刚才我们讲到,汝窑是世界第一瓷器品牌,有名"雨过天青",最早是五代后周世宗创造的。别人问世宗:你喝茶的茶杯是要蓝色的还是绿色的。他看着天说:给我烧一个雨过天晴的颜色。工匠很犯难,因为他要等下雨,等雨停,要看天空很久,观察到天光在蓝跟绿之间变幻,其间又透露出太阳将要出来的淡淡的粉红色。聪明的皇帝宋徽宗把它沿用下来了。康德说"美的判断力",把这样的色彩固定在瓷器上,需要多么高超的"美的判断力"

我们在作美的判断的时候,视觉通道打开了、听觉通道也打开了。

听觉并不只是听贝多芬、巴赫。今天是寒露,入夜以后,如果你仔细听,应该可以听到树叶的沙沙的声音,伴随秋天最早到来的是声音。我们的古人写过多少关于"秋声"的诗,古代文学里有多么好的敏感度!如果我们只知道让孩子背唐诗宋词,而忘了让他聆听秋天的声音,那没有太大意义。

秋声一来,过不了几天,香山满山的银杏都会变黄,洒落一地。

今天我们讲竞争力,掉了还有什么竞争力?因为接下来的季节是一个艰难的季节,在纬度这么高的地方入秋入冬养分是不高的,只能把部分肌体牺牲掉,保存最好的水分和养分,来年春天重新发芽。如果你看到了秋天凋零的悲哀,那你恐怕不懂什么叫"看不见的竞争力"。庄子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大自然每一天都在做美的功课,可是他不讲话。

我最敬佩的老师佛陀,没有写过一本书,我们今天看到的很多佛经,不过是他学生的笔记,所以开头总是说"如是我闻"。有一天佛陀不想讲课了,就拿一朵花给大家看。他的意思是说:我一生讲的经,就在那朵花里,你懂得了那朵花,就懂得了生命本身。

回到生命的原点,才能看到美。美最大的敌人是"",忙其实是心灵死亡,对周遭没有感觉的意思。我们说"忙里偷闲"""按照繁体字的写法,就是在家门口忽然看到月亮。周遭所有最微小的,看起来最微不足道的事情,可能是我们最大的拯救。我不觉得,今天在这个城市里,我们讲任何大道理对人生有什么拯救,我们能做的是许许多多微不足道的小事,一点点像女娲补天一样,把我们的荒凉感弥补起来。

看到大,也关心小

这个城市有多少被你遗忘的角落?

大家都知道《清明上河图》,一个画家受命去画他的城市,表现其中的繁华。画家画了一千六百多个人,各式各样的场景。其中有一个场景是:官家的轿子出来,前面有人举着"肃静回避",一个小孩在路中间玩,他妈妈怕他被马踩到,惊惶地把他抱起。如果是你受命拍一个关于北京的纪录片,你能不能拍出这个画面?

还有一个画面,出现在画卷快结束的地方。一个做大官的人进城,前有开道车,后有随护。城门口有一群叫花子,其中有一个没有腿,做官的人回头看了他一眼。看到这个地方,我觉得这个画家真了不起。我的学生问我:你觉得那个做官的人后来给乞丐钱了吗,我说我不知道,我觉得一个画家能画出大官跟乞丐的对视就很了不起了。

好几年前,我路过天安门广场,在长安街上看到一个画面:那一定是一个乡下来的妇人,因为只有下田劳动的人才会有那么粗壮的骨骼。她喂孩子吃奶,毫不遮掩,孩子吃饱了,奶汁还很多,她就让奶滴到长安街上。我觉得那个身体好动人:她跟那个土地是在一起的。我问自己:T台上的美跟这个妇人的美,哪一个能让我记忆更久?

美不仅仅是华服名模,甚至不仅仅清风明月、巴赫贝多芬,要看到美,我们首先要看到生命存活的艰难。

唐朝人喜欢画牡丹。我曾在二月间到日本皇宫里看过牡丹,全部用草围着,上面还撑一把伞,因为牡丹有一点风吹雨打就会凋零。宋朝以后发现牡丹的美不能体现生命顽强的竞争力,就开始画梅花。王冕的《南枝春早》成了传世名作。如果说唐朝创造了牡丹的美,宋朝发现梅花的美,我们这个时代用花来象征,可以找到什么?

上海世博会的中国馆使用汉朝斗拱的造型,堆砌出一个倒三角形的飞檐式建筑。我看了很辛酸。因为我看到它强大背后,是几乎要被世界列强瓜分殆尽的屈辱记忆。所以它的强是一定要撑出来。可是我看到英国馆,轻轻松松就做出一个好漂亮的东西。当时我就想:如果真的是大国崛起,必须有最笃定的自信,不去做场面上的东西,而是回到最小的事情,慢慢做,不一定要那么快。现在的强有一点用力,并且用得好辛苦,我害怕它变成烟火,那么绚烂华丽,可是一下没有了。

唐的文化、宋的文化为什么有厚度?因为它看到大的,也关心小的。杜甫挤在难民里面逃难,写出"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如果这十个字变成千古绝唱,我觉得不是诗的技巧,而是诗人心灵上动人的东西:他看到了人。同样那捧白骨,很多人走过去都没看到。

(石岩记录缩写,经演讲者订正)